当前位置:首页 > 姓氏名人 > 正文

李维汉谈罗亦农牺牲前后

更新时间:2020-12-25 08:01

姓名测试

  李维汉谈罗亦农牺牲前后

  1928年上半年罗亦农在上海,我也在上海。有人说我那时是秘书长,但究竟是秘书长还是组织部长我自己也搞不清了。我那时住在静安寺附近,他也住在静安寺附近。当时有两个外省代表来中央接头。就在他被捕的头一天晚上,我到他住的地方去。我说明天有两个地方的代表要接头,一是山东代表,在新路机关接头;还有一个不记得是什么省的代表,在哈同花园南边南成都路的机关接头。这两个地方你看那儿方便,你就去那儿。新闸路机关在一条大弄堂里,是新式洋房,看机关的是何家兴、贺稚华夫妇,带着一个小孩住在那里,外地同志到那儿去可以接头,也可以看文件。他说我到新闸路去,我和何家兴夫妇都熟。我说好吧,那我就到南成都路去。第二天晚上,我又到他那里汇报南成都路接头的情况,但他没有回来。

  那时我们的特科和巡捕房有关系,通过内线一了解,他被捕了。他的被捕主要是贺稚华出卖的。贺稚华夫妇原来在瞿秋白那儿住机关,瞿秋白住在楼上,他们住在楼下,伪装成二房东,晚上两人总是吵得很厉害,这样就把他们调到新闸路看机关了。新闸路机关弄堂外面就有巡捕,后来查清楚,贺稚华早就和巡捕房联系,预先作了布置,当时听说贺稚华出卖罗亦农的代价是3000元美金,和送他们出国。罗亦农去后,贺稚华就以打开水为名,叫她丈夫何家兴报告了巡捕,巡捕就打电话给巡捕房,说罗亦农来了。何家兴回来后就躲了起来,贺稚华在楼上。后来来了两个懂德文的巡捕,贺稚华在德国住过,懂德文,就用德文和他们打招呼说话。巡捕当场捕走了罗亦农和山东省委书记吴××。贺稚华、何家兴没有被捕走,抽屉中党的文件也没有被抄走。后来特科的同志到他们那儿去,贺稚华说,来的巡捕懂德文,我骗他们说,我们是搞翻译的,那些材料是我们的译稿,用来卖钱的,德国人不懂中文,我就这样把他们敷衍过去了,所以没有被捕。其实,当时我们已经通过内线知道是她告的密,但装作不知道。

李维汉谈罗亦农牺牲前后

  以后,我和小平同志作出决定,要把他们干掉。在秘书处楼上我和特科同志接了头,作了布置。为了使贺稚华、何家兴相信我们对他们没有怀疑,我派人告诉他们,新闸路不能住了,要他们先搬个地方,搬到南京路去暂住。南京路上有许多大铺子,有的底下两个大铺面中间还有个小号子,楼梯上去,上面是相通的,有几个后门。我们就给他们找了这么个地方,一个小楼梯上去,上面是个客栈。我约他们在那儿见面。去之前特科作了布置,在楼上派了人,街上也派了人,万一有事,可以掩护我从后面跑掉。我到那儿,他们已经住下了,住的地方很阔气,有个大客厅。见面后我说了些应付的话,说你们受惊了,还是要躲一下,另外找个房子住,要他们在搬家后把地址告诉某某同志,还给了他们一些钱。因为我是亲自去的,他们就相信组织上没有怀疑他们,所以搬家后就把地址通知了某某同志,而这个人就是特科的人。

  罗亦农被捕后,我们曾布置在上海到南京的火车上抢救,但这个计划未能实现,不久罗亦农就牺牲了。

  罗亦农牺牲后,特科派人去惩治叛徒。当场把何家兴打死,贺稚华受了伤。国民党特务把她转移到医院中去治疗。我们布置人准备在医院把她打死,但特务在医院中防范得很严,没有办法下手。

  “文化大革命”初,“造**派”怀疑罗亦农的牺牲是我设的圈套,是我的一个阴谋,要我交代,把过程都讲了,以后没有再追问过。但他们进行了调查,后来告诉我贺稚华还活着。

相关推荐

姓名测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