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姓氏名人 > 艺术家 > 小岚云
小岚云

小岚云

小岚云,女,汉族,1923年出生于北京,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。小岚云从四十年代中期便声名鹊起,舆论界盛赞她“执鼓界之牛耳”,与小彩舞并称一时之“瑜亮人物”。小岚云天生嗓音条件优越,音域宽厚,可听性极强,擅于演唱金戈铁马的武段子。她走的是“男声”大鼓的路子,吐字注重力度,腔调丰富多变,喜用急板繁弦,擅于用高腔烘托气氛,工架大方舒展;表演上注重“寓情于声”,精于刻画人物。

个人资料

  • 中文名钟俊峰
  • 别 名小岚云
  • 国 籍中国
  • 民 族
  • 性 别
  • 出生地北京
  • 出生日期1923年
  • 逝世日期1992年
  • 职 业京韵大鼓演员
  • 代表作品《大西厢》《战长沙》《游武庙》

详细介绍

  小岚云的个人简介

  小岚云(钟俊峰),满族镶蓝旗人,1923年秋生于北京,1992年秋卒于天津。小岚云出生在曲艺世家。祖父钟有亭是三弦名票。其父钟贞荣师从著名弦师王鸿利。二叔钟少亭三弦技艺超群,一生傍红不少名角,孙书筠等以师礼待之。三叔亦工三弦,可惜英年早逝。四叔钟德海(贞亮)即是鼓王刘宝全入室五大弟子之一,为其师拐四胡,鼓王谢世后为岚云操琴多年。岚云的三位姑母皆为京韵名家,长姑更有“女宝全”之誉。岚云家学厚重,加之天赋歌唱奇才,资质聪敏颖慧,用功刻苦弘毅,他日享名自是情理之中。

  小岚云的艺术风格

  小岚云天生嗓音条件优越,音域宽厚,可听性极强,擅于演唱金戈铁马的武段子。她走的是“男声”大鼓的路子,吐字注重力度,腔调丰富多变,喜用急板繁弦,擅于用高腔烘托气氛,工架大方舒展;表演上注重“寓情于声”,精于刻画人物。她在60年的艺术生涯中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,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。她的代表作是《大西厢》《战长沙》《游武庙》。

  小岚云留下的资料有《战长沙》《游武庙》《单刀会》《闹江州》《长坂坡》《博望坡》《大西厢》《七星灯》《赵云截江》《徐母骂曹》《华容道》《活捉三郎》《子期听琴》《风雨归舟》《碧天云外》《丑末寅初》和新编曲目《逼上梁山》《满江红》《黎明的战歌》《洪母骂畴》《战天津》《刘胡兰》《长征》等。

  小岚云的人物事迹

  岚云10岁问艺于师祖王鸿利门下,由著名京韵大鼓女艺人石岚云代师课徒(其艺名由此而来)。14岁代师登台。初出茅庐的岚云面对强手如林:白凤鸣以正宗刘派而正值鼎盛;名票冯质彬以学刘享名而下海;林红玉、章翠凤等一批老将雄踞曲坛多年;年轻一代如桑红林、侯月秋等风头正健,而小彩舞则如日中天、大红大紫……岚云脱颖而出该是多么艰难呀。

  她的成功仅从客观分析得益有二。其一,在天津演出期间,每晚下场之后必到鼓王刘宝全住处请教一二,与鼓王同台更是帘内偷学偷看,悄悄地“捋叶子”。鼓王对岚云颇为赞赏,悉心相授。其二,岚云的伴奏阵容空前强大,其父亲为弹琵琶,二叔操三弦,四叔拐四胡。上个世纪四十年代,“钟家军”所向披靡,成绩斐然。岚云从四十年代中期便声名雀起,舆论界盛赞她“执鼓界之牛耳”,与小彩舞并称一时之“瑜亮人物”。

  本人顾曲较晚,有幸聆听岚云三次。八十年代以后岚云基本不露演了。1989年冬月,红桥区举办首届曲艺节(只此一届),在小伙巷曲店街茶社连演五场。最后一场闭幕式为老曲艺家专场。那天可是个“峰会”,老人们都亮出了“杀手锏”,票价五元。今天听来可是不贵,然对于我一个穷学生来说当时够吃10餐学校食堂了。无奈照方抓药吧——听蹭儿。陆大奶奶开场拿出整理过的《红梅阁》,这是她骆派最叫座儿的曲目;二场廉月茹接使单弦《庄子游春》;三场五宝使梅花《宝玉探病》;四场阚泽良使单弦《霸王别姬》;五场王毓宝使靠山调《七月七》;六场小岚云的头本《战场沙》(又名《取四郡》,亦或《韩弦点兵》)。那天哪个人上台没有半个钟头下不来,当时还不兴花篮呢,要搁现在,台上哪摆得开呀!

  岚云身着深色缀花儿旗袍威风凛凛地出场了。头二分钟愣没起弦儿。在此起彼伏、经久不息的掌声中,她是连连地颔首。没有“铺纲”——从她成名以后上台鞠躬、打鼓、开唱,决无一句客气话,以致招来怨言,说她太傲气。然,这么多年下来,观众自也习以为常了。她的乐队是:韩立祥(韩玉山之子、韩德荣的子侄)、马健(三弦名家马涤尘之子)的四胡、姚士泉的琵琶。三弦响处又惊起一片掌声,那时也不兴喊好,邪好更是少而又少。头一句“碰头彩”自然是少不了的,观众竟等不得“美髯公”的“公”字落腔,在翻高的“髯”字处就已经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,以致掌声淹没了唱腔,真是遗憾——没有办法,下次再听也是如此,坐在观众中间根本听不清,只有下来听录音了。那天,老太太使得很稳,一招一式、一字一腔竟使我不敢眨眼,生怕放过一个镜头。当时,不但我没有录音录像,就是主办方也没有。老太太只返了一场,是<游武庙>的头落儿。返场有人报幕,老太太自始至终未说一句话。

  1991年春,首届曲艺节(天津)和第七届“津门曲荟”同时举行,市团推出五台节目,小岚云没有登台露面。同年年底,为迎元旦,市团在中国大戏院推出两台综合曲艺演出。演员和节目都登在《天津日报》,我记忆中只有赵学义的活没变,头天是《哭黛玉》,第二天是《凤仪亭》(似乎是从那开始,赵的打炮节目便是《哭黛玉》了,若只演两场,第二天必是《凤仪亭》,直到她和韩宝利举办教学暨音改专场也是这样的节目安排。另外,因为当时王莉刚进市团,此种演出还轮不上她,而又要京韵三派齐全,所以赵是惟一演了两场)。张秋萍贴出的是《游武庙》,却改成了《华容道》。小彩舞贴出了《击鼓骂曹》却改成了《丑末寅初》,返场是《重整河山待后生》。岚云攒底那场的倒二是郭荣起、马志存的《怯拉车》,岚云唱的仍是头本《战场沙》。由于是晚场,节目又多,整场节目结束时都夜里11点多了。岚云的长沙是码着唱的,上板前的一落儿省了,前面也是紧着唱的。只返场一次,是《风雨归舟》。

  岚云最后一次登台是1992年4月30日,小岚云王毓宝舞台生活60年纪念暨姚士泉、高辉拜师专场演出。那天岚云仍旧使头本长沙,返场是头落儿的《博望坡》。同年9月26日,胆结石手术后的岚云从病床下地,倒地猝死,享年69岁。